首页 宣讲动态 时政导读 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宣讲要论 宣讲专家库 区县讲师团 学习指导 泉城瞭望 新书荟萃 宣讲基地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宣讲要论 >
颜景高:高度重视极端个人主义思潮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挑战
2017-02-13 16:00:27

  一、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平等观念

  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内涵中,平等观念很重要,因为无论是从中国历史传统文化上看,还是从现代化的独特发展路径上看,还是从中国道路开启的新文明类型看,平等观念都应该被置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基础性层面上,正如法国学者皮埃尔·勒鲁所明确指出:“现在的社会,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除了平等的信条外,再也没有别的基础。”

  一是从中国自身的历史文化传统来分析,中国封建王朝更迭的历史规律清晰可见。一个封建王朝的衰亡虽然伴随着“天灾人祸”的外在诱因,但究其根源,封建王朝“等级特权”的掠夺机制对底层群众基本生存权的剥夺,才是农民起义和封建王朝最终覆灭的最深层根源。作为农民起义的革命口号和斗争纲领,比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控诉,“吾患贫富不均,今替汝均之”的呐喊,以及“天下为公、大同社会”的向往等等,无不鲜明地表达了中国历史传统文化对“平等观念”的向往。中国古代先贤孔子察历史大趋势而强调,“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在这个意义上讲,平等观念彰显着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精神诉求,传承着中华民族创新性发展的文化基因。

  二是从中国自身独特的现代化发展路径来分析,中国跨越式前进的发展理念清晰可见。近代中国的辛亥革命,虽然从形式上推翻了封建帝制的统治,但并没有真正触动根深蒂固的特权制度。囿于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的“一穷二白”,以及“计划调控”的建设需要,中国共产党也没能及时在社会层面上形成“平等协商”的民主制度和社会氛围,最终酿成了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悲剧。时至今天,中国的改革开放要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亟需破除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对生产力的束缚,亟待发挥社会主义发展更快、发展更好的制度优势,势必要破除传统的“特权思想”和“等级习俗”对人们思想的禁锢,因为“它们使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驯服工具,成为传统规则的奴隶,表现不出任何伟大的作为和历史首创精神。”中国改革开放的现代化路径,破除的正是“论资排辈”的等级习俗,彰显的正是“按劳分配”的平等理念。

  三是从中国道路开启的新文明类型来分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清晰可见。就市场经济发育的社会基础而言,“平等观念”是市场经济的自然属性,因为“市场是天生的平等派。”作为一种基本的资源配置和交换制度,没有平等的主体和独立的人格,市场经济就失去了能够自我组织和自由交换的前提。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暴露的问题而言,“平等观念”始终是西方普世价值所无法承载的缺憾,从自由竞争形态演变为垄断竞争经济形态,再演化为国家干预下的垄断竞争形态,晚近的资本主义金融危机引爆了价值层面上的信仰危机,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所感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焦点很快就超出了华尔街并触及美国社会更广泛的不平等现象。”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昭示的方向而言,“平等观念”乃是社会主义新文明的内在基因,因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仅意味着经济效率,还承载着大多数人“平等致富”的社会新理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开启的新文明类型要破解的就是西方文明“资本统治劳动”的特权,要塑造的就是“人能尽其才、人能尽其责”的新文明社会。

  二、澄清极端个人主义思潮蔓延的社会根源

  吊诡的是,作为与“平等观念”逆向衍生的反动思潮,“极端个人主义”却在当下中国的历史变革期时有凸显,这鲜明地体现为“争权夺利”的人生观、“沽名钓誉”的荣辱观以及最终蜕变的“为人民币服务”的价值观,正如瑞典汉学家罗多弼所指出,当前中国“在部分人身上,特别是大城市人身上,表现出一种极端的趋势,即极端个人主义,如自我表现太过分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等。”比如,在“熙熙攘攘、利来利往”的经济活动中,“有毒食品”此起彼伏、“信用诈骗”层出不穷以及“霸王条款”屡禁不止等等,清晰表明“谋取暴利”成为部分人奉为圭皋的生意经。又比如,在“用权不公、以权谋私”的官场腐败中,个别官员“有利的事就干,无利的事不干”的不良心态,以及“盯着干、等着干、比着干”的渎职行为,充分彰显了贪污腐败分子“权为己所用、利为己所谋”的权力寻租形象。

  极端个人主义思潮”的泛滥势必导致“平等观念”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基础地位晦而不明,严重侵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魂聚气的思想引领功能,因为极端个人主义思潮根本无视“他人”文明生活的基本权利,企图突破“道德底线”和“法律约束”,无所顾忌的释放自己的本能,甚至侵害“他人”正常生存的生命底线,从而在社会层面上带来了形形色色的罪恶后果,并且在思想层面上破坏了文明社会共同遵守和赖以发展的价值共识,正如法国学者约瑟夫·西耶斯所正确指出:“所有特权都是不公正的,令人憎恶的,与整个政治社会的最高目的背道而驰。”当然,极端个人主义思潮与西方金融垄断资本市场的疯狂性成长以及资产阶级的个人意识膨胀有着天然的关联,但究其本质,这种极端个人主义思潮却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等级特权”习俗以及现代社会转型的历史缺憾有着更迫近的勾连。

  改革开放所创造的“中国奇迹”毋容置疑,“社会转型”的文明进程更是铿锵有力,但“摸着石头过河”的历史性缺憾也显而易见,特别是在跨越资本主义制度“卡夫丁峡谷”的历史进程中,“利用资本主义反而被资本主义利用”的风险始终存在,这让我们回忆起了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对前俄国沙皇政府改革实质的告诫,“沙皇政府的改革实质上是纵容商人、地主、高利贷者恣意盘剥‘农业公社’,帮助那些吸吮着‘农村公社’本来已经涸竭的血液的新资本主义寄生虫发财致富。”从社会现象层面上说,个别地方的“快速发展”呈现出与西欧“资本原始积累的‘血与火’”相类似的桥段,“垄断资本”借助“发展是第一要务”的旗帜将农民“赶出”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部分行业的资本剥削日益呈现出对抗形态,部分“资本家”根本无视“劳动者”的生存条件;在部分国企改革的历史进程中,国内外资本力量利用企业改制、上市以及国际化投资中的机制缺陷,大量侵吞国有财产。这种现代性恶果必然导致“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以及社会各阶层之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形成了一种‘马太效应’:穷着越来越穷,富者越来越富。”

  从社会本质层面上讲,极端个人主义思潮与“权力寻租”的腐败蔓延有着内在的勾连,因为“在权力市场化作用下由资源分配所造成的收入差距,其后果的严重性远远超过了国民收入的分配所造成的差距。”事实上,改革开放的“巨大红利”之所以没能全方位的惠及民生,“中国模式”的经济奇迹之所以催生了一批批“落马的官员”,就在于“集权式”分配导致“做大的蛋糕”静悄悄地流向了贪污腐败分子的腰包,正是在此意义上,有学者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性缺憾归纳为“权力寻租”的腐败行径,“第一阶段改革的动力是要走出‘文革’的深渊,第二阶段改革的动力来自政府和资本的结合,由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观:‘一个是权,一个是钱,它们仅仅拥抱在一起!自有资本主义运动以来,包括英国工业革命在内,从而没有见到如此动力,这两个人类历史上最有影响的力量结合在一起。”

  在国际层面上,极端个人思潮集中体现为大国霸权主义,更确切地讲,当下的极端个人主义思潮鲜明地呈现为华尔街金融资本引爆的各种经济风险以及金融危机。在国内经济形势恶化的特殊时期,美国政府总是为了本国利益而放任“美元贬值”,从而转嫁自身的“国内危机”,完全抛弃了国际本位货币本应担当的责任,如2008年的金融风暴戳穿了了美国经济泡沫,引发了美元债务危机,导致了美元信心的丧失,但美国政府却玩起了美元贬值的游戏,从而导致世界范围内的金融恐慌,因为正是由于“美元坚持自私的美元政策,继续大量印刷美元,世界汇市剧烈跌宕,各国央行神经高度紧张……有人甚至扬言,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货币战争一触即发。”而在他国经济形势向好的特定阶段,美国政府总是迎合华尔街金融资本的需要,通过调控美元“强弱”而“制造”他国的金融危机,从而达到肆意洗劫他国财富的目的。

  因而金融危机并不是全球经济发展中的偶发事件,而是华尔街金融垄断资本架构世界经济格的必然产物,正如有学者所正确揭示“美国正努力利用军事、科技、网络信息、金融领域的优势,放纵甚或制造一个动荡的世界,自己则火中取栗,浑水摸鱼。”从本质上说,这种极端个人主义行为和行径根源于美国华尔街金融资本的美元垄断。当然从历史发展的层面上讲,美元从“主权货币”上升为“国际货币”,源自于“二战后”美国经济的稳健,因为美元的确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稳定的国际金融环境。但从历史经验的层面上讲,作为国际本位货币的“一国主权货币”,美元却始终存在被华尔街金融资本“为一己私利”滥用的危险,正如美国财长沃尔克所坦陈:“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任何霸权国家都会变成残酷的暴君或者脑满肥肠的寄生虫。”诸如80年代的日本经济泡沫、90年代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到2008年遍及全球的金融风暴,充分彰显了华尔街金融垄断资本借助美元霸权洗劫他国财富的“奥秘”,而华尔街金融资本发起的“打击日元”、“攻击英镑”以及“排挤欧元”的货币战,更是清晰昭示了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巨大经济危机以及金融风险。

  三、夯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社会基础

  极端个人主义思潮在社会转型期的当下蔓延,愈发彰显了平等观念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中的基础性功能,它不仅是消除等级特权的舆论向导,也是超越资本特权的思想武器,正如马克思所高瞻远瞩的指出,“平等的要求在无产阶级口中有双重的意义。或者它是对极端的社会不平等,对富人和穷人之间、主人和奴隶之间、骄奢淫逸者和饥饿者之间的对立的自发的反应,······是革命本能的简单的表现,······或者它是从对资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反应中产生的,它从这种要求中吸取了或多或少正确的、可以进一步发展的要求,成了用资本家本身的主张发动工人起来反对资本家的鼓动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它是和资产阶级平等本身共存亡的。在上述两种情况下,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都是消灭阶级。”由此观之,在革命导师马克思的思想视域中,只有在超越资本主义形态发展阶段的社会里,才能实现真正的平等,因而从本质上讲,平等观念只有置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基础性层面上,才能充分发挥先进价值观引领社会转型和文明形态更替的社会功能。

  让·雅克·卢梭曾经对“平等社会”做过美好憧憬,他说,“我觉得有这样一个时代,人愿意永远驻足在那里;你也在寻找那个时代,并希望你们这些纯粹的人都生活在哪里,永远不愿前进。”因而从本质上说,平等观念具有强大的道义力量和真理力量,也是当代中国民族复兴的强国之魂,因为平等观念从思想层面上支撑中华民族的精神独立性,从理论层面上支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自信”,从信念层面上支撑“中国梦”的实现。事实上,作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继承和弘扬,平等观念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仰和追求,有着最广泛的理论源泉和社会基础,诸如厚重的民族精神孕育着平等观念的“根和魂”,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引提升着平等观念的“新境界”,社会主义的成功实践转化为平等观念的“新期待”等等。需要谨记的是,平等观念在在全社会的确立,是一个思想教育和社会孕育相互促进的过程,是一个内化与外化相辅相成的过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要融入社会生活,在落细、落小、落实上下功夫,使核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达到百姓‘日用而不觉’的程度。”

  马克思明确指出:“光是思想力求趋向现实是不够的,现实本身也必须力求趋向思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抛弃了传统社会主义的“价值教条”,扬弃了现代资本主义“价值迷信”,开启了中华民族核心价值重塑的独特路径,这种独特路径进而决定性的开启了平等观念在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中的基础性地位。更重要是,平等观念抛弃了资本主义“全球化掠夺”的资本逻辑,创造性地发展展出一种“对内和谐、对外和平”的新道路。因而从国际层面上讲,平等观念就是处置大国关系的首要原则,也是破除华尔街金融垄断资本霸权秩序的舆论制高点。从历史发展的维度说,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华丽转型,但从历史经验的维度上讲,美元霸权却容不得“他国货币”的全球流通,因而,人民币国际化要秉持“平等理念”破解美元霸权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围剿。具体的说,人民币国际化既要摒弃“美国式金融秩序”的帝国思维,又要秉持“对等处置”的国际原则,正确塑造人民币国际化“合作共赢”的平等理念,从而引领全球经济金融新秩序的发展方向。

  从国内层面上讲,平等观念必须融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理念之中,最大程度地保障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广大人民群众,因为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事实上,深化改革的首要目标就是保证社会主义的多大多数劳动者脱离“资本剥削”以及“特权榨取”,真正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主人翁。具体的说,首先要改进和完善社会分配机制,努力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切身利益问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坦言:“我们要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回应人民期待,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学有所教、老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其次,要改进和完善社会监督机制,努力消除“特权”对群众利益的侵蚀,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我们要“强化反腐败体制机制创新和制度保障,加强思想政治教育,严明党的纪律,坚持不懈纠正“四风”,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努力取得人民群众比较满意的进展和成效。”

  (作者系山东社科院哲学所副研究员)

·全面从严治党为改革营造环境 彰显中
·新形势下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举措——
·全面从严治党的新部署----十八届六中
·全面从严治党的法治化探析
·先进性和纯洁性: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
·十八大以来,中共这样治党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
·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方能不忘初心
·讲好中国故事是时代使命
·济南中学开展“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
宣讲菜单
·王格芳: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坚定中国道路
·颜景高:高度重视极端个人主义思潮对社会主义核心
·唐洲雁:拿起用好新的发展理念指挥棒
·商志晓:党的科学理论的丰富与发展——党中央治国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与文化强国
·孙红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的“中国梦”
·陈俊宏:我对“中国梦”的理解
主管单位:中共济南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中共济南市委讲师团
技术支持:山东舜网传媒有限公司  访客数: 284100人